时时彩计划

时时彩计划 > 新闻动态 > 正文

日本贫困学生要求提高最低工资的是否太天真

在日本,不少学生的课余生活都会有"打工"这个项目。在连锁便利店做收银员,在居酒屋做服务生、后厨大概是最常见的两个选择。有的学生是因为家庭条件特别艰苦,生活费都靠自己赚,有的学生或许只是为了赚点零花钱,好在假日的时候和朋友出去旅行。至于工资,全国并不统一,各个县都有不同的标准:一个小时的最低工资从冲绳县的714日元(约合43元人民币)到东京的932日元(约合57.3元人民币)不等。
对于中国人来说,这个最低工资已经相当高了。但是,对于几乎所有开销需要自己付的学生来说,生活还是有点吃力。4月中旬,大约1500名学生走上了东京新宿的街头,要求把最低工资提高到1500日元每小时。参加游行的一名女性成员说,"我们想吃点好的,而不是每天吃鸡肉和豆芽。"
另外一名参加游行的女性以自己的经历作为例子,说明了上涨最低工资的必要性。小时候,父亲是一名牙科诊所里的技师,为了让一家人过得更好,每天还兼职送报纸。不幸的是,送报纸的途中受伤,导致再也无法工作。于是,她不得不在课余去做兼职,最后还是贷款学费才完成了大学。现在每个月还需要还15000日元贷款,一共30年。她深知,如果最低工资能够高一些,对她过去的贫困生活会有多大帮助。
其实,参加游行的人当中许多都已经不再是拿着最低工资的人,只是他们过去有过痛苦的经历,希望能够帮助那些正在步他们后尘的人。真正在生活线上挣扎的人,在利用这部分时间拼命工作。如果没有人为他们争取,那么他们就永远不可能摆脱这种生活。
如果生活在823日元为最低工资的地区,按照一周工作40小时来算,一年的收入是170万日元(约合11万9331元人民币)。在这种情况下,根本连病都不敢生,因为去不起医院。如果能够把最低工资水平提到1500日元,那么年收入就能达到3百万日元。这样,社会底层至少还能去得起医院,生活可能也会多些选择。
同样的,工资在最低工资线徘徊的职场中,不论是违反劳动基准法的事情,还是职场欺凌也是多发的。因为他们承受不起和雇主闹翻的后果,他们必须忍气吞声,默默接受。不仅要在生活上、物质上受到打击,自尊心和自信心也在长期的无知匮乏中受到伤害。
可是,这群人号召的1500日元最低工资,有可能实现吗?理智的说,不太可能实现。最低工资不是想提高就提高的,它和人均生活费用,失业率,经济发展水平都密切相关。从823日元到1500日元,将近翻一倍的距离,实在有点"天真"了。如果仅仅提高贫困学生的工资水平,岂不是另外一种不公平?
解决贫困,一直是大多数社会的课题。大幅度提高最低工资无异于直接发钞票,自然是难以实现。但是,这种"天真"的要求也提醒了政府,还有这样多的人迫切地需要改善生活,需要政府关注,去帮助他们重新获得对未来的信心和希望。
以上文章来自于:网络
http://www.jnocnews.jp/news/show.aspx?id=91786
2017-07-12
友情链接:
中华人民共和国
公司名称:辽宁同宏达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
地址:大连市 西岗区 新开路93A号 润德广场1单元330室
电话:0086-411-83792188 传真:0086-411-83792199